主页特辑专题一览特辑内容



凌晨一点,我们在筑地市场集合。

早有困意的我们,看到眼前繁忙的景象,突然兴奋起来。

在这,看不到女人的身影,只有忙碌从容的男人。

运鱼的小车来来往往,我们窜梭在他们中间,感觉很奇妙。

有时候能在黑夜中感觉到他们犀利的眼神,仿佛在责怪我们打扰到他们工作。


凌晨两点钟,筑地市场的店铺的“寿司职人”和学徒们已经开始准备食材。

大江户寿司店是筑地有名的百年老店。

1935年筑地市场建成时,它从日本桥搬家到此。

店铺的门面装饰是60多种海鲜饭的图片。




既然这次能够零距离接触“寿司职人”,我便开口问了一直想问的问题。

“为什么做寿司切生鱼片的职人都是男性呢?”

我以为他会和我说起日本社会男尊女卑,

又或者是传说中女性的体温比男性高之类的话题。

没想到他对我亲切地笑了笑,“每天和这些生猛的海鲜打交道,又累又脏,还是交给男人吧。”


           

“寿司职人”告诉我,因为自己从小喜欢做饭,当别人夸赞他做的东西好吃时,

比什么都觉得幸福,所以才选择了这个职业。

刚刚接触这一行的时候,什么都做。

打杂打了三年后,他的师傅才让他慢慢接触切生鱼片的工作,和他入行的同伴好几位都半途而废了。

他需要每天凌晨开始工作,直到晌午,下午三点左右开始睡觉,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。

就这样日复一日,度过了25个春秋。

他边和我聊天,边处理手上的鱼。

这是一条昨天傍晚在日本九洲被打捞上来的鰤鱼,昨夜九点运到了店内。我问他,“您打算工作到什么年龄退休呢?”。

他说,“可以的话,我愿意做到我做不动的那一天。”

随着话刚落音,他给装生鱼片的保鲜盒盖上了盖子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此时已经三点了。因为五点半开始的金枪鱼拍卖现场,每天仅对120人开放,我们必须马上赶去排队。

(分两组,第一组时间是5:25—5:50 第二组时间是5:50—6:15。

到了接待处,眼前热闹的景象让我觉得内心都温暖起来。

睡觉的,看书的,聊天的,自拍的,小屋子里挤满了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人。




    

快五点的时候,接待处另一处的大门打开,扑鼻而来的是带着海洋味道的空气。

再次穿梭经过忙碌的鱼市,我们终于来到了金枪鱼的拍卖现场。

打捞上来的金枪鱼被迅速冷冻,标上号码,像抱枕一排排躺在地上。




竞拍者手拿电灯,长棍,仔细地打量每一条金枪鱼的新鲜程度。




五点半的时候,专业的金枪鱼拍卖师们会摇响铃铛。现场肃静下来,似乎要开始一场仪式。

不同的拍卖师会负责不同的区域,拍卖用语也十分有趣,除了普通的报价外,他们的音调像在说唱。拍卖师身旁有人拿着本子和笔做记录。

拍卖的过程很快,竞买者比划手势,做记录的人就能会意。








金枪鱼拍卖结束后,我们回到了大江户海鲜饭的店铺。

门口已经挤满了人。店长告诉我,在周末时,他们每天要卖600碗的海鲜饭,平常的话300碗以上。




早上九点,我们跟随店长一起去鱼市买午餐的食材。前往的两家商铺一直给“大江户海鲜饭”提供新鲜的海鱼。

商铺的老板告诉我,冰柜里放的就是早上在拍卖现场得来的战利品。

店长选好鱼后,他们会派人送到餐厅。



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由于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的场地开发,以及筑地市场的开发已经跟不上鱼市的发展等原因,

筑地鱼市将在今年的11月2日停止营业,用四天的时间搬迁到丰州。

大江户海鲜饭的店长和寿司职人说,虽然要搬迁了,

蛮舍不得的,但是在新的地方也会努力工作,给顾客提供最好吃的海鲜饭。



我和筑地的相处虽然只有短暂的一夜和一个清晨,

但当我吃上筑地的海鲜饭时,却感受到了浓浓的情怀。

81年的筑地市场和时代交错,将要成为历史。

但是筑地人勤劳的工作身影,亲切的笑语,真挚贴心的服务,美味的食物,会和时代一同前进。





大江户海鲜饭地址:

〒104-0045

東京都中央区築地5-2-1 8号棟

info@mevius-food.com

Tel: 03-6278-7986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
Copyright © WeiJapan Net, All Rights Reserved.
备案号:苏ICP备15018099号 版权所有:苏州畅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